March 30, 2019

羡慕的眼神,总是会落在高处。光是妄想,就足以让自己迷失。就好像晚上走在路上,看见了迷人的月亮,然后我突然停下脚步陷入犹豫,思考着我是该踏出左脚,还是踏出右脚,才能走到月亮上去呢?

记得几年前,婉瑾给我安利了一部电视剧《荼蘼》。这部电视剧真的算是一剂情感的毒药。我和同事吐槽说,我不相信爱情了。同事是个已婚男士,是个性情温和但自称生气很可怕的人。他有着淡淡的幽默感,还有一丢丢佛系感觉。后来,他安利给我另外一部电视剧,说看来你就会又相信爱情了。电视剧我没有去看,名字我也不记得了。至于爱情的是否相信,最初我并没有否定。只是不明白,日常为什么要这么艰辛,矛盾何其多,为什么有那么多不可调和。

最近,婉瑾系列的安利又来了。因为当初津津有味的啃下了第一个安利,所以这次自然是诚心诚意接受了。

《都挺好》讲的是兄弟姐妹父母的故事。依旧逃不过,日常之艰辛,生活之不易。我还不明白这碗毒鸡汤具体是毒在哪里。但纠结的添堵感,已然于心。这种矛盾,是故事必须的,可我是在阅读故事,不是学习制片。等胃痛的时候,估计我已经喝了不少鸡汤了。

一晚上,追了四集。剧情设定基本开明。强势的母亲去世,一直屈尊的父亲解放,家里独大。重男轻女之下的女儿备受母亲和二哥排挤,后来出人头地。大哥定居美国遇到裁员。二哥不情愿照顾父亲一直矛盾不断。总之,哪家都有难念的经。

这种纠结感和艰难感是我所排斥的。甚至让我怀疑,日常真的有那么艰辛吗。快要三十而立的我,一直躲在孩纸的设定里。既找不到野心,也找不到自己该有的位置。要是我画个自己,这份皮囊差不多就是眼神没有灵魂的画风吧。而未来,那迟早会面对的未来里,又有多少坎坷呢?

我还没有抓住,相信爱情的感觉。也没有抓住,关于未来的一丝预见。内心的声音,就像我在的这个城市,杂音从来没有停歇。我有些迷失,直到心中对那些成功人士的一丝嫉妒,让我有斗志去直面当下的困难。可这是框里的困难。我只是在一个很局限的环境下,摆出了无法改变大局的积极。

我的英语老师,推荐过一些书籍。大概是关于如何成为成功人士之类的励志文。我很感谢他的好意,但他不是我眼里成功的人,只是市井里的普通百姓罢了,亦如天天搬砖的我,不过是只普通的程序猿。于是那本书,我没有去寻找过,更没有阅读。我相信,这其中必有启迪,但若是能改变人生,那应该有很多读者都成为了成功的人不是吗。我没有那样的迷信,也真的吃不下励志的鸡汤。

眼下的我,只是个做着力所能及事情的卑微的人。只是个为了个小圈子里的大家都满意而忙碌工作的人。我身边的他们,远方的他们,以及素不相识的他们,大概也都如此吧。

羡慕的眼神,总是会落在高处。光是妄想,就足以让自己迷失。就好像晚上走在路上,看见了迷人的月亮,然后我突然停下脚步陷入犹豫,思考着我是该踏出左脚,还是踏出右脚,才能走到月亮上去呢?

这种妄想应该没有结果的。犹豫的停驻并不会太久。人往高处看并没有什么错,但我们所缺的,是一条通往高处的路。对于大龄的人们,大概没有多少莽撞尝试的成本和勇气。与其迷信暗示性的东西,相信科学与经验应该更多一些。

于小格局的我们,能看看沿途的风景,已然是一种小资了。鸡汤也好,毒鸡汤也好,都算是一份养料。其中的营养,自有耐受的人去吸收。我眼里的日常,一直处在很佛系的状态。我还想象不出,不远将来和她人一起会变得怎样。就算真的会有种种种种矛盾,我应该能够理智又不失风情地解决。见过了父母的生活,听过了别人的故事,隐约觉得,一代代的往复延续,很像个环。未来更像是相似的二周目。二周目的话,就能跳过很多坑了。二周目的话,我希望我可以活得不那么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