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一些漫无边际的随笔

Jan 5, 2014

一月五日 晚 天气晴

一月五日 晚 天气晴

要去吃饭了。 天黑下来。 我洗了个长长的澡。 整个人都失水了的感觉。 皮肤在水干后开始绷紧。 对着镜子, 好好地打理一番。 就像是要去约会。 插上耳机,戴上耳塞,听着歌。 出门。 晚上一个人散步。 十字路口的红灯一直亮着。 没有车经过, 我还是等着。 牛肉炒拉面,牛肉肉夹馍。 清真的兰州拉面馆。 虽然对着胃口,但每次都如此,也有些腻了。 暖暖的食物烫了舌尖。 身子渐渐开始发热。 天完全黑掉了。 地上是橘色的路灯。 听着歌, 《Silver Sky》 一直循环着。 这是一天最舒服的时候, 仿佛我从来就在这里活着。 ——“远远地街灯明了,

Oct 20, 2012

碎片

在问问上渐渐没有多少可以回答的问题。 在你画我猜里边越来越多只等着别人写字的玩家。 人们似乎变得浮躁了。 这里的人买东西价格都抬得很高, 谁都明白生活不容易,但是就算是笑脸摆着善人吃亏样,那也全是生意人的手段。 我不愿意辩解。 人与人依旧是很难那样靠近。 北京也好,黄冈也好,有些感觉是一样的。 我不知道自己来这儿的目的,就像当初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努力学习一样。 到了想去的地方,站在了想站的位子,成为了自己预测的人,可是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也许我根本就没有问过什么问题,没有什么不解,所以空中楼阁的东西,自然也不可能寻觅。 我等待的人渐渐不再是我的等待,渐渐变成我继续这时间的理由。渐渐变成可有可无的借口。是的,那只是我很久很久以前对自己毫不了解的时候因为喜欢而给自己的建议,没有和任何人约定。我只是在自己最缺乏信仰的时候会记起,几年后,会和她再见。我们一直是朋友,除此外,

Sep 17, 2012

碎掉

远方的灯火找不到伙伴 我看到大地的影子从天边蔓延到脚下想要把我吞噬一般 我站在楼顶的最边缘 视野中没有高楼 全是干净的天空 和大地纯粹的黑暗 这样分明的视野 如同我的两面 假若这是无限的高楼 我一定可以看得更远 一定会想就这样下坠 粉碎在一瞬间

Jun 13, 2012

六月

夏天几乎是瞬间来临的。 被这闷热的温度煎熬了好久,我今天才突然反应道:是不是夏天来了?! 当知道立夏早已过去的时候,顿觉得很无趣。本以为像这样的时日是会被人关注的,然后我会从道听途说中知道:哦,原来立夏了。 可惜谁也没告诉我季节的变换,清一色的绿早就麻木的双眼。谁知道是什么时候颜色稍稍有了变化。我也只是记得园丁们大约已经给草坪理过三次发了。 这真是个静悄悄的季节,毫无激情和好奇的季节。 除了热,我什么样的感觉也没有,没有像以前毫无食欲,也没有热到像个熊一样呆视每一处风景。 食堂固定的饭菜搭配一直都在我可以下咽的范围内。 从此,几乎告别了后街的那些无良食物。 其实,我觉得如果追求进化,顺应生命的规律,还是直面那些有着各种机遇的小吃比较好,可惜这样的建议,这样的吐槽,苍白无力。 热情没有随着温度的上升而上升,分子的运动速率并没有在生物的行为上流露出来。 日复一日的规律生活并没有减缓情绪的积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