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19

患得患失的星星 2

我至今都不敢肯定,我是不是有了爱情。从春假的试探告白,到后来日常断断续续的聊天,如果说有什么实质的不同,大概就是我若得若失的心情。

我至今都不敢肯定,我是不是有了爱情。从春假的试探告白,到后来日常断断续续的聊天,如果说有什么实质的不同,大概就是我若得若失的心情。

如果没有参照,我也不会觉察到自己和其他人有多少不同。上周的英语课,老师和我们聊到了社交媒体。老师问我玩facebook吗,我摇头,于是又问我微博呢?我依旧摇头。同事吐槽到,你怎么什么都不玩,你都不和外界交流吗?

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身边的他们还有她们,看上去似乎比我大不少,但年纪都是相仿的,甚至比我还年轻。他们都爱玩,各种娱乐。我习以为常了身边的人有各种喜好。习以为常了一些热热闹闹的人。却恍然意识到,自己和他们的电波相隔遥远。

我大概像一颗在渐渐结束花期的花树吧。自己的情感在渐渐变得纯粹。暧昧的事物我在渐渐舍弃。就说社交,外界真的不是那么必要了。以前打理QQ空间,后来打理贴吧。现在,只钟情于博客。我总是抱有一丝期待,有人会看到我的文字,于是写博客时候,更多是自己在念给自己听。但这一丝期待,是矛盾的。我并不想,真的有人有所好奇。我已经结束了,需要他人支撑的那个时期。和陌生人沟通的欲望也好,还有未知的惊喜也好,都像苍狗,随时间消散,抬头看天空,或许还有浅浅的痕迹,但那份感受,已无可寻。我没有什么契机去拥有变化了,大龄的我,被困在了意义里。

每天的锻炼,尽可能的按时睡觉,尽可能合理的饮食,都是我渐渐纯粹的表现。其他可选的琐碎,如游戏,或者出门到处游玩,都被我舍弃掉了。我在变得无趣,日常在变得无趣。这种无趣,让我有自己的时间,去满足那所剩不多的欲望。一边是可能的爱情,一般是渐渐失觉的自我。两边都不太妙的感觉。

在情感方面,我自觉自己很笨拙。即使我是细腻的,那也是笨拙的细腻。我抓不住对方的感觉,也无法绘图一样绘制对方的世界。这和当初的异地恋经验差距甚远。我那久远的一点点经验,让我只知如何去安慰一个患得患失拼命掏心的对方。而今的大家,都是自我完整的个体。我做不到,在远远的这一边,把对方拉到我的温暖里。做不到,在远远的这边,毫无畏惧地传达思念和焦虑。爱是克制,克制是冰冷…而冰冷,是我仿佛要失去的感觉。

我有时候在想,不不是在想,而是那么认为着。患得患失的人只我一个。有时候,短短的几个小时显得很长,我不知道如何去说,我想你了。太苍白,传达了又能如何。我并没有足够有趣的事情去填补我想你之后的内容。兴致过了,便是冷冷清清。而我的余热,被我压在胸口。张嘴又失语。这种安静,是她在忙碌还是她已经宣布了答案?没有拿到通知的我,像害怕老师的孩纸一样。远远观望着办公室,却不敢上前叩门。

如果爱情顺利开始,我就会回国,结束这跨海的相思。可命运大概想把我困在菲律宾这个小地方吧。缘分那样安静,我看见它像苍狗在风里挣扎。亦是这样沉默,亦是蚂蚁在锅上煎熬。谁来救救我这个不懂情感的直男吧!可无人可以回应,也无人可以倾诉。有的只是窗外的喧嚣,楼下的犬吠, 无尽的车流和这个城市不停歇的低沉嘶吼。

我一直如此,一直如此,自我破裂又自我修复。坚强没有意义,脆弱无可依托。崩溃一直悄然无息于深处。渐渐那些负面的情绪,沁出心底弥漫于血液游走在身体的各个地方。我提防着自我的低谷,用各种规律的生活与之对抗。我扼住了情感的幅度,让它一直无法汹涌。

三月的菲律宾,已是盛夏的感觉。这个漫长漫长的夏季,日复一日地轮回。如果不去麻木,真不知道要怎么熬过这样的枯燥。困在情感瓶子里的我,会一直这样困下去么?我隐约看到,还未萌芽的情感淡然枯萎。给予的期待,记录的细节,像海滩上的长长足印,消失于夏夜里朦胧的潮汐。我将再次无可向往,回到机械而刻意有趣的皮囊里。而那循环的日子也迷失了终点回归了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