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19

失心

我从未非常渴望得到过什么。直至失望太多,一次次微不足道的无缘,让我渐渐觉察自己所缺。一点一点积累,微尘也开始刺眼。

反思而无解,它发酵成一剂毒药,成为一种带着虚妄感的欲念。让我觉得冰冷又抓狂。

我还是自己,没有成为他人,还在自我拉扯,没有失去耐心。我不知道是毒性先发作,还是解药先被找到。

能做的,很有限,除了挣扎还是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