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4, 2019

舍友 鹦鹉 还有穿山甲说了什么

趁着梦境没有凉凉,就记下来吧。 我一个人在宿舍,宿舍格局和大学相似,上下铺,四个铺位。 我在宿舍看着电视。似乎,电视里还有成人节目。

趁着梦境没有凉凉,就记下来吧。

我一个人在宿舍,宿舍格局和大学相似,上下铺,四个铺位。
我在宿舍看着电视。似乎,电视里还有成人节目。

第一个碎片是,我不是一个人住,有舍友。我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醒来时候,舍友在清理我的呕吐物。然后,地上放的被子也脏了。他说我没吐多少,只是地上被水泼了。而此时,我喉咙干干的,不太舒服。

到了第二个碎片时候,我是一个人了。然后看到门缝下有人影,踟蹰了一下,敲门。我问是谁,没回答,直接进来,放了个电饭煲到我的橱柜,然后离开了。

第三个碎片,以前的室友出现,说要住一起,我欣然答应。这时候,记忆力出现了白色偏金黄色的凤头鹦鹉。对,原来我养了鹦鹉,好久没喂食。是因为宿舍飞来一只翠绿的虎皮鹦鹉,然后我给它找笼子,发现我已经养其它鹦鹉。原来那只,很久没吃饭,状态不好。真的是很久没吃,以至于活着让我觉得神奇。我到处找吃的,把鹦鹉放出来清理凌乱的鸟笼。这时候,虎皮鹦鹉说人话了。

记录这么多,我想回忆起鹦鹉说了啥。可惜记不起来。是很没意义的话语,至少,梦境的自己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