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19

三月十二

我一直处在涓涓细流的状态,自我被拉扯得很长。打个比方,大家都是拉面团子…我是又细又长的那一个。时间在这一端囫囵地消费着面团的青春,轮到我的时候,它如同吃起了长寿面。

一些情感迟早会流露出来。我一直处在涓涓细流的状态,自我被拉扯得很长。打个比方,大家都是拉面团子…而我是又细又长的那一个。时间在这一端囫囵地消费着面团的青春,轮到我的时候,它如同吃起了长寿面。这种低效的代价,成就了我至今的碌碌无为还有淡寡的人际圈。

衰老一直都没有停下过。面容也好,内心也好。时间久了,就会有破绽。大概像被暴晒的墙壁,远看白花花的干净。可细腻处,密麻的龟纹一直在延伸。我想我离支离破碎距离大概还有一万米。可距离不是强度,就像光年不是在说时间。这只是在静好的日子里正常的老去罢了。可工作也好家庭也好各种情感也好,谁会慷慨给予那么多空闲给你喘息。我担心的不是阳光,而是那些坠入内心缝隙的种子。我一直在除草。一个人的漫长时间里,总会有坏的东西在发芽。

上周英语课的老师给我布置了新的作业。观看一个短视频。视频大概是在批判当今的教育,像个工厂,把大家培养成了差不多的人。让鱼学会了爬树,还爬了上千米高。

我也是这个机器培养出来的人啊。很可惜,我没有成为出色的那一个。即便是如今的批判让我甚是认同,但在无法改变的前提下,我依旧认可并且希望这个机器可以把我组装得更好一点。

号召者再强大的煽动,听众再多的反思,都不会改变当下的教育系统。因为岁月悠久,它都在正确且效果不错地工作着。你说的很对,我也想要,但是我现在不饥渴。对于吃瓜的大众,号召者的欲望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