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3, 2019

在黑暗里溺水

0x00 游鱼

这个夏天,很长很长。炎热看不到尽头...就像有知了,在蒸腾的树荫下一直叫个不停。只是我的城市没有知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机械的喧嚣,每天,都有机械钻地的突突声,摩托在公路上长啸,各种警笛呜呜。宿舍面对着街道,玻璃窗完全无法阻挡这强势的嘈杂。我感觉空气中漂浮着各种尖锐的碎片在碰撞,我逃不掉,我也像一块碎玻璃夹杂在其中,不由得想:那就一起毁灭吧。如果你看过勺子杀人狂,你应该知道这种长期微不足道的钝痛。泡在这东南岛国的盛夏,风景很容易走神。我想象着自己站在外头,刺眼的阳光把太阳帽的黑影打在脸上...恍惚了视野,看不到表情,然后空白在脑海蔓延开,最终什么也想象不到了,俨然成为一个放空的人偶。好在办公室一族的我,是缺少阳光的绿植,并不会被白花花的阳光吞掉。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机械的日常,没有惊喜滋润,不动如山...我想我真的要成为绿植了!

如果我成为了一棵树亦或一颗小蘑菇,日子也不会有什么太大改变,我的浅缘,浅到和周遭的人类都只保持了工作的交集。今年是旱季,对于要变成绿植的男子,大概是致命的威胁。

小学生都知道,树是有年轮的。一年它就会胖一圈,多一个纹。我没有胖,一直都没有,但是年轮不会因为不胖就少一个圈。你可以把我拦腰截断,然后会发现我快有三十个同心环了!树会记住很多事情,每个圈都有不少故事其中。我翻了翻自己的故事,却无可诉说。每个圈都像在往复于同样的感觉,像萦绕于城市的云迷雾,怎么都走不出。我的这个树洞啊,被我反反复复倾吐了很多没有营养却相似的文字。如果未来考古学家发现我的博客一篇又一篇讲的都是同样事情,一定会气得大骂古人废话连篇。只是,谁又能能记住我呢。

ddd

我有在做着积极的事情。可那份积极一直都有违和感觉。有点像日本人的礼仪,像他们犯错后的90度鞠躬,没那么有灵魂。这种似丧非丧的人生,有点像走马灯。我在每个不同的地方,都是这样的日常。

在搬运自己过去博客时候我发现自己过往并无二至。一年,两年,三年... 往前数真的很简单。大学,初恋,工作,工作,工作....一晃十年。原来早在十年前,日常就已然这样了。我像个健忘的人,在随身的记事本上记下一些重要的事情。我怕我忘了,但到头来还是忘记了。当初的感觉,也在被现在的单一感慢慢吞噬。

“你给我带来了像阳春或者金秋或者冬日里大太阳的温暖感觉。

像躺在干净的草原上 晒着太阳 吹着略微带点凉的微风。”

我是在自己一篇很甜的日志里看到这仿佛他人故事的文字。我第一反应是:我怎么可能会写出这样的文字啊。记忆往前是四季暧昧的深圳,记忆往今是四季如夏的菲律宾。这九年前的文字,九年前遭遇初恋的自己,像从灰色背景里用金色高亮出来一样,和其他记忆格格不入。往事如烟,如热腾腾的白开水,包治了我的百病,也忘掉了高亮的自己。我想不起来冬日里大太阳的感觉,但我记得寒冷,记得深秋夜晚房间下窗户前的孤单。记得外面下雨时候天空是深红,记得冷空气窜入屋子的味道,记得外面楼宇不高,满是黑色,灯火很远,零零星星。三四线城市再繁华,也依旧逃不出低迷。娱乐尚不丰富的我,在旧家那方阳台上看过了很多遍相似的风景,四季变更,阴晴雨雪,我想起高中时候自己QQ空间的半句签名:

纵然一直一直在等待,但谁也没有到来。

是的,什么也没有等到,什么也没有到来。

想到毕业前的实习日子,我们都在积极往前看,在往前走,以前我也向往,也会追寻。但大家一起的日子很短,稚气没有太多时间。蒲公英也是一吹就散。毕业四散的伙伴,都杳无音讯了。因为我的浅缘,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那是结束。我们不会回头,不会相遇,不会打听,只会是愈发遥远的轨迹。因为我的浅缘,我很快就忘记了那些不重要的事情,还有那些不重要事情中的自己。

我像条游鱼,不知道是无法抗拒还是在拼命忘记昨天的自己。这一成不变的日常,是我的煎熬。如果可以忘掉昨天,是不是我就能找回那些新奇那些对明日和未来的勇气?

明天,一定又是另外的一天另外一个自己了。

0x01 花灯

aaa

我希望自己内心住着一只温顺的猫咪,在自我拥抱时候,能让我触到一些柔软温暖的感觉。我现在没了有猫咪,无论是内心还是现实。我像个自闭症患者一样抱着自己双膝,看着白色的电脑屏幕,在黑暗里发呆。我想我内心确实住着什么东西,让我一直欲求而不得。我原地踏步太久了,厌倦感在生根,在发芽。渐渐觉得,年龄越大,人似乎变得越难以改变。我一直极力抗拒着成长,无论在内心还是外表。我成功和同龄人拉了很长一段距离。可是,那只是我一个人在这队伍的后头慢慢的走罢了。我是个掉队的孩子,却脱不了这个队伍,这个班级。路边的值日生甚至会用严厉的眼光督促着我——别自欺欺人了。

闭上眼睛,合上这个世界。音乐穿透了黑暗,时间也流逝的缓慢。我突然不由得干涩地微微一笑,因为我想到,要是我醒来发现自己还在课堂上怎么办。这个想法,真的很俗套,也完全不是我的画风。记得高中的周五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例行教歌。我既喜欢又害怕这个时候。喜欢是因为可以暂时不用学习,害怕是我不擅长唱歌。我到底是没有享受到那个时间的美妙。如果现在还能去尝试,我大概就读得懂那些歌词,有了几分学歌的兴致。

从大学到现在,我有去改变。我本该属于那个三四线的城市。大学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去远方。今天,大学眼中的远方也不是远方了。我如今的迷失在于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我下一步该去哪里。它已明明经不大了,我却还没有自由的感觉。我没有足够的时间筹码,去圆一个兴趣使然的而无太多价值的梦。或者说,那些环绕在我身边的长辈们,已经没有那样时间,去等一个该是成年人的成年人像孩纸一样做着梦。他们在拉扯我:

“你要结婚,你要有孩子,你要挣钱养我们。”

没有谁这样直白的给我说,但我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于是我没法做我的梦了。黑夜变得枯燥而漫长,往后的意义是一个已经知晓谜底的枯燥灯谜。世世代代的花灯,在潺潺静谧的长河边亮着,延申到看不见的黑暗里,两岸攒动的影子,像在庆祝着节日,像这一天没有开始也不会有结束。我想回头,看看这场灯会最初的地方,想忘记自己知晓的的全部,回到什么也不知的孩提。但想到我还是会飘到那个光点汇聚的地方,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时间总是会推着你向前,谁也无法抗拒成长。于父母,我也确实亏欠他们不少。人这种生物啊,逃不过愚忠愚孝。逃不过那些本分的情结。

bbb

0x02 空笼

这个小国没有海外的感觉。我在自己小小的房间,有着自己小小的安逸。一年半了,也到了一个故事的尽头。在外漂泊的感觉,没有什么新鲜感。不同地方的记录都像老生常谈。刻骨的时候,只有最初的北漂。可能我喜欢那样的寒冷,可能寒冷里的孤独感才会刻骨。北方独特的沧桑感,似乎才是故事的好背景。而今的环境,已经没有什么苦难感觉。也许是我学会了享受,也许是我愚钝了知觉。我在我的困局里徘徊了很久。没有人拯救。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差劲的性格,我的冷淡。我维系的那些朋友,都在一个远远的距离。我想是我有意无意推开了他们。我有很多缘由有很多借口,却没有解释的契机,去告诉他们我的毫无恶意。大概,他人眼里,我也已经是一个完整的闭环了。一个只合适一个人好好生活的人类。

可我不是啊。

那个面具,戴上了就很难摘下来。我像个任性的孩纸,执意和莫须有的存在去赌有人会没心没肺摘下它。这愚蠢的一厢情愿,真的是愚蠢透了。我也笨拙,不知道如何去告诉他人 “我不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的人,是我自己。觉察不到他人在意的事情,无意说出误解的话语。我大概要花不少时间去后知后觉。

从自己内心抽离出自我的感受让我我愈发觉得困难。文字在枯竭,欲望却没有。我情感的上限和下限区间一直在减小。

你是个成年人了,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于是害怕崩溃的我,切掉了崩溃的源头。那只野兽的空间越来越小,没有了可以助跑的位置去冲撞那个笼子。很久很久,情绪都没有翻涌过。很久很久,都没有顿然失控的欲哭。我觉得那野兽是安分了,和它对视时候,它变成了一团模糊的东西,那个样子已经不是野兽,甚至说不上有形状,等我再看时候,笼子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ccc-1

今年的菲律宾,也是旱季。很久都没有雨水,最近才开始几场短短的阵雨。去年这个时候,经常大雨连绵,上班的路被深深的水吞没。那时的自己还在适应,还在等着改变带来的答案。今年,已经没有新奇,得到的答案是没有答案,得到的改变是没有改变。表象的东西,就像皮囊上的妆容,那皮囊一直都那副模样。不同妆容又有什么特别意义呢?我和这皮囊断了联系,它到底想要什么,它到底想去何方,它的开心和难过,我都经觉察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