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9, 2019

一大早我迷迷糊糊被她吵醒。醒来时候,还处在我是谁,我在哪里的囧逼状态。意识由朦胧渐渐清晰,啊,我是我,我在宿舍!

一大早我迷迷糊糊被她吵醒。醒来时候,还处在我是谁,我在哪里的囧逼状态。意识由朦胧渐渐清晰,于是我也知道,这副皮囊是我,我在我的宿舍!

宿舍是大学宿舍的布局。房间有里外两间,她在外面门对面靠墙那张床,我则睡里头靠墙和她方向垂直,正好可以相互看到。床是上下铺那种小床,她是下铺,我也是下铺。上铺是空着的,宿舍大概也只有我们。时间大概是夏秋季节,因为床铺正用着白色的蚊帐。

她用方言叽里呱啦和家人在电话。因为我刚醒还在犯迷糊,所以没听清在说什么。好奇的我把被子盖在头上,悄悄往她那边看,想观察她在干嘛。因为蚊帐的原因,只看得到她靠坐床上的大概身影。

突然,她叽里呱啦电话的方言变成了普通话:啊,汪阳现在在偷看我!

我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把被子往下压。这也看得见吗?遂装做东张西望的无辜样子表示我刚刚只是在东张西望。

然后…无意间,我发现,她居然带了眼镜!那目光,就像老鹰一样有神,而我就像在大地上使诈的兔子。怪不得可以这么清楚看到我…

啊,好绝望,我在被窝躲得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