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2019

我迫不及待想回国浑浑噩噩过上一段日子,但也希望能留下些时间去做些闪光的事情。这种对立的念头,让我甚是纠结。

我的慵懒,蚕食了我大部分的身躯,以至于很多时候都提不起劲。我也有反思过,为什么会一直消极。因为我长久都没有成为自己期待的人,也因为太多的期待没有去履行。我想我错过了自己最好的时光,人森的最好,我没有抓到,余下的B、C、D计划都黯淡无光。什么才是人最好的时光呢?虽然一百个读者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于我言,这些哈姆雷特都是一样的。最好的时间大概是学生时代到毕业后不久吧。从十几岁到二十出头,青涩又青春。像小树抽枝,雏鸟刚刚可以飞翔。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太多时间给了独处的自己,太多时间给了空白。记忆大段的空缺,零星碎片里也没有多少津津乐道。如果我会有孩子,如果他到了这个最好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他有过多迷惘。让他好好恋爱,好好玩耍,好好做自己想去做的事情,多看看这个世界,多感受两情相悦的时光。

如今的生活仿佛是在僵持。我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死杠着很久了,一直不敢松懈。我想好好放松,想有着任时光匆匆流逝那种坦荡。可恐惧总会在这匆匆流逝的时间里发酵蔓延。这是活着的生物对死亡的恐惧。死亡不是生理停止,而是衰老的延申,是一个很安静很漫长却在渐渐加速的过程。如果,我们的一生,是一个游戏。那它有效的剧情时间大概是从你出生懂事到你成长到自己懂事时候父母的年龄。你知晓了自己的成长,也以孩子视角,知晓了大人们有孩子后的婚姻生活。从以为父母是万能的神,到慌乱独自走向空荡寂寞的神坛,这期间的失落,何以不消极。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圈。二十尾巴奔向三十的我们,已经走完了这个游戏的一周目。是的,结局不是生理的死亡,而是遇见父母位置的自己。至此的挣扎,如果没有改变任何平庸,此后的生活便都是相似。

小我的世界如同苦旅,可世世代代,人们都是如此。只是如今,又有些不同。

过去的人,一直都守着一方水土。生老病死,落叶归根,有所寄托,也有所流传。记得奶奶时常和我念叨着老家的小屋,说将来不在了回去多少也有个念头。屋子在,根就在。然而我还有现在的孩子们,又真的知道些什么呢?相比过去,知道的太多太多,却也无法再理解一些情节。我们这些落叶,更像是在风中砰的一声,四散开去的蒲公英,像是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像是要断了这源远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