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 2019

患得患失的星星

1/2

我躺在床上
看着另一端书桌上是电脑
电脑放着哆啦A梦
好像在讲外星人
房间的窗没有合上

外头的嘈杂 摆出一副强势的模样
我跟丢了哆啦A梦的细节
强势的嘈杂 力不从心
大概是我思绪伸得太远
可我又什么也没有抓到
眼下的世界
恍然一副皮囊

前些天晚上
正值自己感冒遇上降温
蜷缩在被窝
辗转反侧
似乎怎么包裹自己 被窝都有漏风的地方
我脑袋像要炸开
可自己是在自己家里
特别安静的房间

我知道
自己或许会从独来独往的状态过渡到有所寄托
我感觉到很不安 不安
一时间 焦躁又恐惧
大概也是感冒所致
我听到自己内心在说
不要拔掉我对孤独的抗性

没错啊
这就是一个变脆弱的过程
我所有的独来独往
所有的习以为常
会像被白蚁蛀掉的木头
思念渗透
一切动机不再单纯

也可能一无所得
到头来
走了一个圈
也失去了自我

我就这样没有起始的开始了新的记录
这是另外的故事了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此生最好的故事
才踩着起点的我 不敢插太多旗子
像看到流星甚至不敢许愿的孩纸
生怕错过了自己最想许下的愿望

1/5

下午在游泳池泡了一个钟
包场让岁月静好
然后去篮球场上的天台小花园坐着看电子书
时间慢悠悠
今天阴天
太阳时不时穿透云朵温柔打在地面

我已经在很努力的杀杀时间了
可依下午旧剩下百无聊赖的尾巴
翻了翻微信
想聊点什么
毕竟今天杳无音讯 有点焦躁
但想想我有没有什么话题
我只是想知道 去日本旅游的那孩纸有没有平安回来

突然觉得… 我可能立了一个flag
昨天的英语课上
老师让我们谈谈新年的改变
我说我会有一个女朋友
我说会回国开始新工作
会去旅行 去约会
想想这样需要预测和不定的事情
直接说出愿望真的是忌讳啊
毕竟 人森的作者
是一个恶趣味的家伙

这也是我一时膨胀的自信
以为自己能和她在一起
客观看来
现在什么都还没开始不是吗
我只知道自己的心意
尚未传达
对于对方 那些好感的样子
也许很脆弱
这真的像从前车马很慢的世界
仿佛一生真的只能爱一个人
我害怕自己下错任何一步

1/16

自我言语

这一周 我都在自我紧崩的状态
很累 工作被我很高效地执行着
我像嗡嗡作响的电脑
及时已经很高效了
但还是不够
我很想 在我喘不过气的时候骚扰下你
及时我脑子里没有任何话语和话题
但想想也只是想想
现实里太多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忙
我很傲娇地习惯着期待被打破的安静

不知不觉
你成为了某种期待
我知道
现在还远远不够
成为无比亲近的存在
止于自我顾虑的言语其实并没有消失

我已经说过很多了
不仅仅是自言
也有于你
于心中的你
于千万假设之中
远远不够熟悉不够了解的你
于我害怕因为繁忙而错失的你
和勇气无关
恰是珍惜而过于小心翼翼
自我矛盾的庸人啊
不应该在这样的时候犹豫

1/27

在情窦初开之前
就已经听过不少爱情故事
那时候 觉得
我也会相遇和自己同甘共苦的另外一半
然鹅
人森哪有那么多苦难
我平平淡淡过了很久
那情窦 也是很久后才开

很久很久后
自己真的孤独成瘾
光自己一个人
就可以照顾好自己
回过头再思考了下爱情二字
已经不明白其中意义
因为 我没有想要同甘共苦的人了
最好的时光好像也错过了

现在再想想这个词
浅浅有些知觉
只要可以去互相喜欢
随时间酝酿
那发酵的情感便是了

于是
本应该很多人都可以担当另外一半吧
但偏偏 这样的容易却并不容易
这真的是
被月老安排了呢

1/29

“一个人的时候,有很多问题都找不到答案…
或许,两个人相处久了,就自然会明白吧。
我不懂的太多了,所以余生请多多指教咯。”
“比如说呢?”
“比如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觉得我在一个很小的触不到的笼子里。
但我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它局限了我的很多东西…
我没法去很拼命的上进,也无法放任自流地崩溃。
我的情绪,也被切掉了两端,没有太开心,也没有太失落。
我发觉了自己的压抑,就会拼命呼吸。
我看到时间白花花地流逝,就会捡起一些给人积极感觉的事情。
我一直一直,都在某个中庸无趣的基准线上下幅度很小的徘徊。
我一直在找一把钥匙…
我想打开这个笼子,想真正发自内心去积极地做某件事情。想真正开心地亦或难过真的无法抑止地流露情绪…
我解不开这把锁,大概源于我在自我世界的中心。如果有她人让重心倾斜,我大概就触碰得到自己的边界,逃得出那个束缚吧。”

一边听着歌,一边在瑜伽垫上做着仰卧起坐。
我黑了房间的灯,
昏暗的屋子里,透过落地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头的城市。
这一成不变的光景,到现在也还没有厌倦。
天天相处的城市,始终都在告诉我我是陌生的。
脑中的小人演着话剧,
思绪随音乐漂远。
话剧里的我,不就是现在的我吗…
只是啊,话剧里的你,还不是现在的你。

2/13

短暂的春节假期 和父母聚在了一起
扎堆在亲人之间 游泳于各种琐碎的事情 既安逸 也觉疲惫
一旦回归于这种亲情当中
自己不知不觉就蜷缩于小孩纸的壳里
但是
愈发看到 这个时代
其实是在努力抛弃 老去的人们
父母 是为了跟上我 才追赶着生活的变迁

奶奶来我家作客时候
看到我家吃灰的扫地机器人
爸爸让我启动给老人家看看
于是吃灰的机器人终于真的开始吃灰了
老人家还有父母看着都乐呵呵的
像看见了小动物
奶奶看到凳子会挡住它的路 还特地把凳子拿开 还念叨道 这边啊 扫这里…
想想以前 家人们还觉得我买个不实用的东西
其实 真的是不实用 新鲜感过后 就是闲置
不过现在 他们却觉得这个东西真好 科技真的好腻害
于是建议下次我回来 买个作为礼物给姑妈家里
这倒确实是个不错主意

我爸一直在用着我弃用的魅族
我本以为他只是当上网的玩具看看
却发现 他把电话卡都上了
想想老爸用这伤痕累累的旧手机一年
觉得过于节俭
于是买了便宜的新手机给他
听说他老人家本打算去亲戚那儿讨个旧苹果用用 我心里多少有点酸涩
老爸拿到新机 开心不得了
平时却舍不得玩 依旧用着旧魅族
甚至是回家时候 都想把新机放箱底
那时候 我算是感受到
老爸那看上去开心的表情之下
藏着很深的喜悦和珍惜

新年里 最多话题莫过于相亲
毕竟 年龄早就到了
我更是 被这些话语环绕
几乎是表白般的 我问了她
要不要处对象
虽然
没有肯定的答复 不过也没有否定答复
该去触发的剧情 至少 我去触发了
只是 未来啊
要如何维系 要如何进展
对于在情感方面还有人际交往都很弱的我 真的很困扰
我的每一步感情都很克制
就像失去会很失落 日常却不会改变什么
我明白 即使一切该合适了
即使有所回应
及时在缓慢的聊天里渐渐熟悉
双方依旧需要等待
最合适的时间 真正的相遇和陪伴
有些时候 觉得人森很短
一些期待的时光 是我本以为自己十八九岁便会拥有
事实却告诉我 它还在未来
如果此生像他人一样生命短暂
我可以老去的时光 就真的不多了
自觉还是孩纸的我们啊
确实时间流逝得更慢一些
想想我也不想 就这样背上结婚的使命
一旦要捡起婚姻
那便捡起了一条链子 后头还有工作 孩纸 老人等等很多琐碎而沉重的话题

2/14

并非是逃避
我觉得 那是在后面其他章节里的我该去捡起的事情

今天 是情人节了 平平淡淡的一天
从上班到下班 没有特别投入工作
却意外很高效
差不多 把预期属于明天的那部分代码也肝完了

按时下了个早班 在外头很营养了一顿日料
回到宿舍 却发现断了网
这真是情人节里的恶意
让我徒然 无所事事起来
运动完 在熄灯的房间 陪着窗外的夜景
坐在床头 随意翻着自己写的一些东西

翻到自己初恋时候的一些文字
多少 又有点打动
那些细腻又敏感的情愫 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 还好我记录了 于是那些感觉 那份记忆 也一直活着
如同她说 因为我记得感觉 我只记得感觉了

我也只记得感觉了
纵使我文字记下了太多东西
可我并没有很聪明地记住
要如何前行 才会让两个人敞开心扉地在一起
此时的爱情 或许永远不会是彼时的爱情
过去的稚嫩 过去的不完整 是一种契机
我触碰得到 对方的脆弱
也懂得 如何表达自己
但现在 大家都是羽翼渐渐丰满的鸟儿
不再需要那样的依偎
我不知 成年人的爱情 到底该是什么样的爱情

每天断断续续忙里偷闲的唠嗑
像维系无解病症的药丸
断了 或许就慢慢冷却
坚持着 也没有更进一步
显然 是我的动机不纯
我摸索的那丝感觉 飘忽不定
期待的回应 也遥遥无期
我尝试着 自己是对方
那么我的不回应 究竟是什么呢?

记得以前 自己形容爱情 就像染色体上的端粒 听说分裂次数越多 端粒会越来越短
人的情感也是如此 离别太多 自然也会淡漠
我没有那么多离别
却也挡不住 这渐渐冷却的感觉
如同最初 被她人形容冰山
现在 懂得顾及别人感觉 不会再只言片语地回复 甚至有时候还很话痨
但内在的 在冷却

今年 我也报名了公司的英语课
二周目的中级班 似乎比以前更加难一些
毕竟周遭的大佬 都不是当初的大佬
整体的水准都要高不少
以至于身在其中 觉得有些吃力
不过我上课也不是图自己学到多少
我只是喜欢课堂
喜欢和一堆人扎在一起
仿佛没有缘由
甚至有些矛盾
因为我并不喜欢群体活动 也不热衷于交际
英语课上老师讲的简单内容 还有一些简单的游戏 让我觉得很开心
我是个没有词汇量 也不懂语法的人
能跟上节奏 有点不可思议
昨天课上玩猜句子游戏
其中一个短句是 milk tea is life
我给队友提示
a drink
from TaiWan
drink everyday
系卡西 队友一直get 不到life这个词
突然脑洞道
if you die means you lost your …?
顿时 队友大悟
我这边小组也拿下一分
脑洞带来的成就感 还有大家一起的欢乐 让死气沉沉的我又复活了
虽然 说不出享受英语课的缘由
但这缘由 想必也就在过程之中了

2/16

还以为镶上了金边的云朵会一点一点燃烧起来
可等到城市的路灯睡醒
也只有西边的天空泛了红晕
云朵还是那冷冷的墨色 金边模糊了界线
从云朵中若隐若现的太阳 此时温柔得像只小狗 直视过去 不过是一个红扑扑的圆

2/24

似乎 当我决定去恋爱
试图将好感酝酿成酒的时候
异性的缘分就开始变好
好看的人儿会出现
抑或是自己出现在的她人的视线里
这份诱惑 妥妥的是月老的恶意
我对此生没有太多欲望
我犹豫着走出第一步时候
就没有多选
这不能和做题目一样
也不能和写程序一样
理智自然是有
情感不该是概率算术
记得过年时候我妈还劝我多接触几个女生
说现在人不都如此
可我并不愿意成为现在人
我也遇见过情场上的大神
作为好哥们给我支招
我知道 现在的自己依旧在迷惘当中
但我不喜欢也不会去实践那些谏言
那不是我 那也不是我的爱情
其实 我并没有急切去得到什么
我甚至认为这份不紧不慢 会让我一再错过而永远不得
我不想去违心
不得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 自己是自己
况且 现在一切都还乐观
好事多磨 细水长流
那份好感 依旧还在酿酒的过程中
横在前面漫长的时间
像没有鹊桥天河
但桥最终会有吧
应该就在前方吧
大概 在天际线的下方一丢丢?
再走走或许就能看到

2/25

如同一片两片三四片
内心有只忧桑的仓鼠撕着花瓣

是你
不是你
是你
不是你
是你

我不愿意听到
你用 你对象 来描述我将来的另外一半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克制
怕自己多情的扮演了超出现在身份的角色
仿佛再说 那一半不是你

我应该不单单是有趣
现在却觉得
自己只是有趣而已了

嗯 真的是很难搞啊
没有确切的回应
我找不到情感的参考系
不知道一切是否真的变好

3/4

我觉得我像在一只小小的木舟里
在平静的海上飘荡着
也许是自己那么希望过
有暗流在慢慢推着我
于是我不敢再期望其它
害怕那愿望得到回应
水流又开始向别处涌动

3/9

我也积压了不少想要说给对方的话
可没有传达的契机
如果无话不说 我大概会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人
我们没有达到朋友之上 更不是恋人未满
也正是如此 我才像困兽一样 守着自己本分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