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0, 2019

仿佛遥不可及的梦 2

最近的碎碎念越来越多话痨本质渐渐暴露不过也是无处可说我想说给朋友听 但又怕打搅放在朋友圈 又觉太频繁了于是收回了欲望 积压于心底等下次重逢 好好抱怨吧

11/10/18

最近的碎碎念越来越多
话痨本质渐渐暴露
不过也是无处可说
我想说给朋友听 但又怕打搅
放在朋友圈 又觉太频繁了
于是收回了欲望 积压于心底
等下次重逢 好好抱怨吧

来年 真的不想上班了
想好好的 尊重下自己的爱好
要么去一家随便一点薪资 但可以浪的公司
要么干脆宅在家 把今年的积蓄慢慢败光吧
想想 关于前端 我真正爱的 应该是色
是眼见的东西
我想学绘画 学设计 去摄影 等等各种满足于好色欲望的事情
这 大概才是我真正的喜欢吧
这是一个误以为自己喜欢编程的渣渣程序猿内心的自我发现

11/18/18

我不知道别人的日常是如何
只是道听途说 日常的随意一瞥
便能看到他人现实的朋友三三两两
亦或他人社交软件上熙熙攘攘

不知道 其他人 会花多少时间去和自己相处

我很少会微信上聊很久
毕竟 没有那样的自信 可以找出一个人
及其贫瘠地去尬撩 又及其突然戛然而止 再又冷不丁冒出一句
正常人 被这样一折腾 一定会神经质的
而我就是这样的聊天画风
最好的不被讨厌 就是不发生不出现

我所能知晓 所能自信地去骚扰的 也只有自己了

一个人独处久了 便会有些神经质
就像杰克船长在戴维琼斯的魔狱 分裂了各种人格
人关久了 多少会关出点毛病
当然 杰克这种 不关也一样很神经质

我确实是花了大部分时间和自己相处
只可惜这样的闭关没有打造出一个勤奋专注的人
我慵懒的自律 给予自己的是半斤八两的平庸 只是远离了颓废一点点 恰似肚子上似有似无的腹肌
正是这种半斤八两的平庸 让我有一大堆时间去关注自己的各种状态 去思考一些不累的东西 毕竟 这些事情都是不消耗卡路里的 so easy
这也导致我的过度敏感 比如一大早 一丝飘在空中的纤维落到皮肤上 让我津津有味观察手臂 让我寻思是不是有什么小虫
某天 手上出现了红点 让我联想各种可能原因
自己头痛时候 寻思是不是脑袋里长了什么 才会经常疼痛…
脚上皮肤有一块黄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晒伤
巴拉巴拉
仿佛自己活了这么久 很不可思意
我过去是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也很少注意到
好动又粗心的我 身上经常莫名其妙出现一些伤口 也只是看了看 反正没多久就会消失

Nov 21

这边到处都是圣诞的装饰
公司的前台 商店的门口 办公楼的大厅
各种花环 绿叶的掉饰 金色的铃铛 红白相间的糖果
超市里放着舒缓的纯圣诞音乐
提着购物栏 随意看着商品
有种置身电子游戏里主题活动的感觉

仔细回忆应该是大学时候玩龙之谷的日子
正逢圣诞 游戏里的世界换上了新装 显得很静谧 然后我和室友还有不认识的网友室友的师傅 在主城跑来跑去 … 时间太久远 记不清细节 只记得住那种感觉
那种漫无目的 心不在焉的散漫

有信仰的群体 和无信仰的群体
对待节日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说东方春节的喜庆是一种强势
西方的圣诞或许显得温和很多

一直觉得圣诞这种日子
要下雪才觉得浪漫
那种外面会把人冻得畏畏缩缩
亲朋好友聚在屋里热气腾腾的感觉
才最符合这种节日

就像中部二三线小城里的春节
回来的人不多
路上的人也零零星星
除了烟花爆竹 只剩下安安静静
聚起的人像微弱的灯火
似有年味似温馨也似落寞

可惜南方的人啊
大概只有关于雪的梦
在节日里
想拼命抓住的 恐怕只有爱情

1/27/19

年底忙忙碌碌的工作
真的是压力很大
我一直都想把事情做好
而为了攒到计划中的假期
自己更是肝了快一个月

然鹅 假期还是被强迫着砍掉了五天
也是 我并不能在这五天改变什么
所以也甘愿于此了

自己摇摆不定的心境
在一些零星的事情里隐约有了期待
也算好事吧 而我离自己所恐惧 又好奇的未来 也近了一步

由于最近的肝
自己算是沾了丝丝仙气
发际线没有升高
头发倒是长了不少

朋友说我瘦了 其实 也没有瘦多少
几斤而已 安安稳稳睡几觉
坚持吃米饭 应该就能长回来
没错 我就是这么好养
只是体重和情绪一样
被限制在了一个很小的区间
一直在那几斤徘徊

1/27/19

前些天
不小心翻到一些后生的博客
看到几乎全栈的技术博客带着浓郁二次元气息
然而生活上兴趣和健康都有保障
还是个现充
想想 真是绝望啊
大有路人村民看到主角勇者的自卑

我也该点点其他技能点了
单一食物链想物种是很容易灭绝的

1/29/19

很小的时候
沉迷于一些动画
具体我也不记得了 但大概的 我很崇拜那种独来独往冷淡又腻害的角色
如今 某种意义上
我确实成为了当初羡慕的人
酷不酷我不知道
但是独来独往的感觉 确实和当初项目的角色很像
只是 我没有了羡慕的感觉
也说不上自我享受
我知道了自己当初的羡慕
并没有那样有趣
如今 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去成为什么样的人了

2/25/19

我所知道的人活着啊
就是在去拿一个个碎片拼出完整的循环
我看着自己成长
于是手里有了自己十来岁到现在的碎片
我看着父母老去
于是手里有了为人父母的碎片

这一个个碎片
大概就拼出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我看着那张图
并不知道意义何在

我所感觉到的
更多是时间的无趣

我不想在这张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