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9, 2019

毒药

我觉得自己很废材的一点是 没有办法让父母断了干预我人生的念头 假设我自己足够好 有足够话语权 想必他们也不会去无视我的想法 自顾去打听别人家没嫁的女儿

记得很早时候 我爸告诉我说 你活得开心就好
然而 我人生中最直接的坏情绪都是他们赐予
所谓的开心 也是他们眼里认为的开心罢了
是的 有人陪伴就开心了
抱了孙子就开心了
他们真的很开心
那我呢

这个死结 永远都解不开
我想放空
却始终有阴影伴随

真的很累
我变得愈发排斥爱情和婚姻
给我带来压迫感的东西 我都会本能抗拒

我期望的是各自自由
能有所追寻 实现自我愿望的未来
眼下却只有一个笼子在前面
我无法抑止地把它想得很糟糕

眼下正值我打算去治愈自我的时候
下周我就要去PG岛学潜水了
正在看这油管上的潜水课程
老妈的一通微信 一面截图聊天记录
向别人诉苦说自己多急 而我多顽固
一面在给我推哪家哪家研究生 深圳的律师家境多么好

我没法去形容自己的感觉 这不是谁对谁错 我知道不能去埋怨什么 它一个没有解药的困境 挣扎无用 我只能尽可能平静消化胸口沉闷的情绪

我力争去集中精神 先去专注眼下的事情 但油管的视频 根本看看不进去

所谓毒药 莫过于此

我在内心 很想问我妈
你是不是觉得 我爸没用 没有让你过得很好
在我看来 她是拜金的 她一心希望我能娶个有钱人家

可是 假设她回答了是 那又怎样呢
人到中年 大半辈子都过来了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