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8, 2019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人怎么好好活下去 。下班回家的饮食、自己的体重、每天的锻炼都是我在考虑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人怎么好好活下去 。下班回家的饮食、自己的体重、每天的锻炼都是我在考虑的东西 。

我开始在意营养,也似乎更容易感冒。而以前,我都是味觉党。似乎泡在垃圾食物里头,代价也不过是脸上此一时彼一时的痘痘。

想到小时候,老妈要我吃营养点。她说,她想到这有营养,就不管好不好吃。这是我那时候无法理解的话语,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去接受不喜欢的东西。仅仅是有营养,就值得吗?如今稍微有那么一点理解,却觉得,这算是一种消极了。大概,活得有点麻木的时候,才会无所谓味道吧。就像我每天的午饭,我都是在想,填饱肚子就好。日复一日,我几乎一直都是在同一家餐厅点着同一份菜。缘由简单直接:上菜快,不用思考,能填饱肚子,价格合适。这些完全直男完全理性得硬核的理由,真是无可反驳。这是我的消极,活下去就好的消极。

以前的自己,可以沉迷小说,沉迷动画,沉迷游戏。可以熬夜,可以各种浑浑噩噩。虽然不是多么快乐,也算是无忧无虑。除去年少的强愁,并没有真切觉察到生命这种抽象的东西与自己这副皮囊的关系。

往后,自我就开始渐渐剥离。灵魂是灵魂,躯体是躯体。我开始照顾起来那副皮囊,也愈发知道,它是个易坏的东西。